迪斯的猫咪

递梗小能手,杂食党,无限流设定的迷妹,QD淘书小能手。

【综同人多CP】穿越之违和感 (序)

本文声明:

0.这是与 @蘅萝orz ,一起写的。(原序章,和原脑洞归xjm)

1.这是一个跨次元的系统文。

2.这是一个在现时空的三次元地球的木子洋穿越重生到平行时空的二次元地球上。

3.这里的二次元地球,是平行时空的,所以会适当魔改,例如:所有会出现的作品都融入同一个二次元地球中。

4.本文是腐向同人。

5.开车看心情。

序 【第二版】(原脑洞来源@蘅萝orz)

#2028年8月31日

挂掉最后一个老同事打来的电话,李英超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显得格外的宽敞,深秋难得这么充足的阳光,无视有水渍的窗户依旧钻了进来,使得房间变得温暖而干燥。

可是就算如此,在李英超看来什么都没有的房间,空旷的就如同十二年前刚来的那天一样,除了木板的磨损痕迹以及微尘的气息,还能看出曾经被使用过,曾经有人把这里当做是家的痕迹。

2018年8月30日,刚好是那个名为“ONER”的组合成立出道的日子,也是他们四个:岳明辉,木子洋,卜凡凡,灵超鹅出道的日子,就在这个座场馆内,台下坐着他们的“家人”们。

2028年8月30日,ONER的第一个十年,却迎来了组合解散的发布会。就在这个十年前的出道发布会所在的场馆内,他们四个依旧站在台上,台下也依旧坐着深爱他们的“家人”们,只是这是最后一次以ONER组合身份见面,明天他们即将各赴东西,江湖再见。

2028年8月30日晚上18点30,ONER举行最后一场告别演唱会,一场为了安慰粉丝进行的演出。他们肆无忌惮的在舞台上喝酒打闹甚至有谁没有忍住爆了几句出口被导播消了音,是的这场最后的狂欢,还是在线直播的。

在这场最后的狂欢里,最开始的时候,ONER和台下数万名粉丝一起把这些年出过的专辑,按照时间循序,从后往前,一张张的回顾,甚至一起合唱:在这个过程里,他们四个人也把自己出的单曲,穿插着唱给了粉丝听。

可是,当进行到第二个环节的时候,中途休息的过程时候,队长岳岳道出了ONER解散的由来,同时四子也各自剖析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路历程,把想要告诉粉丝的感谢当着大家的面说了出来,惹来台下一片的抽泣声,此时作为队长的岳岳也红了眼角,不住的开始安慰弟弟们和粉丝。

到了第三个环节,众人看到四子换上了那件令人怀念的西装校服,背景伴奏播放的,是曾经脑海里熟悉的音乐——《偶像练习生》的主题曲《EI EI》,舞台再次变形四子站C为,而两侧舞台出现的,则是那些当年熟悉的,现在依旧活跃的前“练习生”们。看着各位熟练的动作,听着熟悉的音乐,不仅让人感慨大厂的友谊。

一曲完毕,队长岳岳坦言:自己从来没有想到会有那么一天,朋友们都推掉各自行程,赶来与“ONER”道别。

背后的大屏幕上,投放着ONER的十周年纪录片,那些值得回忆的瞬间,四子陪着他们的朋友,在舞台上席地而坐,和粉丝们一起观看,同时回顾了那段从出道再到解散的日子。

那些小日常记录的日日夜夜,在大厂的时光,是回不去的青春。

最初的那些舞台的出现,现场的“大厂男孩”们,也和四子一起为现场粉丝重新舞台,从《半兽人》到《Forever》。

直到最后,熟悉的那首歌的前奏响起,大家的情绪都有点绷不住了,“如果你能感同我的身受……”最开始,是粉丝的合唱,后来,四子也带着哽咽和大家唱了起来,身后的大银幕也开始切换到纪录片,回忆点不断的切换。

最后的最后,在音乐的伴奏中,告别演唱会最终还是落幕了,灵超招呼其他人,一起和在场的粉丝合了个影。

离开会场之前,四子也分别和朋友们拥抱道别,相约着最后一次以组合成员的身份,和老朋友去吃一次夜宵。

回到家,四人又再次搬了几箱酒到天台,撒欢儿着喝酒。这时岳明辉拍着李英超的肩,带着醉意笑道:“小弟明天是第一个走的!他要去国外一段日子啦,明天早上哥哥们就不在家了啊……你自己把东西收拾好了走……要好好照顾自己。”

顿了下,老岳还想继续说,卜凡从后面搂住老岳的肩朝着灵超笑道:“大男人分别就别整这些煽情的了,索性不告别,该走就走最好。”

而一旁的木子洋红着眼的,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揉了揉灵超的头,长臂熟练且熟悉的搭在超鹅的肩膀上,拿着一瓶啤酒放到灵超面前,“来,走一个,哥哥祝小弟越来越好,以后哥哥不在要照顾好自己啊。”

第二天,李英超醒来的时候,其他三人都已经走了。感受到房间的空旷,让他决定直接回家,在这里待的越久,心中越有那种犹如巨石压胸般的沉重。

然而,李英超却还是鬼使神差的拐进了木子洋的房间。

其实,一直以来,李英超知道除了兄弟情以外,他对木子洋或者说木子洋对他,也许都存在着别样的感情,但是双方却都默契的不去打破这个平衡,因为有些烟雾不拨散,其实才是最好的。

不过走进房间的李英超,被一摞照片吸引过去。一摞丢在床头柜上,没有带走的照片。此刻吸引着,李英超蹲下去一张张的翻看。

最上面的那张,是15岁的他。15岁的李英超真是整张脸都透着青涩,那年的他还不会化妆,娱乐公司的面试竟然素颜,洗了个脸就去了,也不知道李振洋什么时候偷拍的。

第二张,是他们四个第一次见面的合影。那时候还没有搬进新家,住在贫民窟里,四个人睡两个房间,每天上叫早,小黄车上班一骑绝尘,迟到不说,镜头意识也让现在的他们头疼。

第三张,最初的舞蹈教室——现在看来这间教室远比不上昨天之前他们任何一间训练室。但正是这个地方教会了他们最初的东西,让他们初具艺人素养,这里是一切梦想开始的地方。

第四张,最开始的那个经纪人,虽然他很快离开了公司甚至走到了他们的对立面,其实是是非非从来不必多言。

第五张,又是他们四个人的合影——游乐场。李英超看着自己脸上的小西瓜暗自发笑。昨天纪录片里那个引起全场雷动的“小弟抱紧我”梗,就来自于这里。跳楼机呀鬼屋呀,现在都成了那个夏天的美好记忆。

然后,是许许多多的合影,那些和“大厂兄弟”们的回忆:等级服、维他命水、小红书抱枕……这些熟悉的东西纷纷出现。

随着李英超的翻动,那个时候,那些人的样子出现了:蔡徐坤、尤长靖、林彦俊、小鬼、朱正廷、林超泽、Jeffery……对了还有PD张艺兴。出厂后,很多人再也没有见到了,有的人因为工作见面也只能彼此微微点个头,全然不见当时同住一个宿舍时的打闹。

这就是练习生和艺人之间隔着的东西吧,或者是时间隔着的东西。无论如何,相逢即是缘,他也要祝他们所有人能有美好的人生。

所以,当昨天晚上看到他们的出现的时候,李英超的眼泪就再也控制不住滑落了。

接下来的照片,是一张大红色的图片“ONER出道大吉”。那个夏天,微博里的粉丝姑娘们头像都齐刷刷的换成了红色,对了很快这个颜色就有了名字——应援色心跳红。一眨眼都十年了,李英超想起那段日子,还真是让人兴奋。

秦姐、博文、小峰、棉裤……这些称呼代表了坤音这个大家庭。他们现在都过得挺好的,只是看到胖胖的棉裤时,眼睛忽然感觉酸涩。

猫的寿命本就不长,天行有常。幸运的是,棉裤它依然在“ONER”的陪伴下,棉裤后援会无数小姑娘的关心下,走完了还算圆满的猫生。昨天呼声很高的嘉宾“棉裤”,提前回归猫咪星球了,永远活在了爱它的人心里。

再往后,李英超发现那摞照片里还夹着ONER第一张实体专辑《过敏》的CD。那是他们正式出道以来,给粉丝的第一份“作业”。其中也做了很多新的尝试,学习了很多新的东西。李英超记得,十年前的那天的那个夜里,木子洋在庆功会上,搂着他的肩膀感慨道,“突然有了结婚的感觉。”

以及,今天李英超登上那个很久不用的小小号跑到超话刷起来的时候,看到粉丝发出的一个十年前截图——“300万粉丝了,就说句话吧,今天我李英超把话搁这儿了等我成王,谁也不许欺负‘你们’。”——也亏那个粉丝保存了十年。

李英超看着这个截图,扯了扯嘴角心想,现在早就不止300万了,也不知道她们有没有爬墙,希望她们也都还在,并且都像当初一样幸福快乐下去。

最后,李英超还是没有翻完那堆照片,因为眼泪有它自己的想法,把眼睛给糊住了,要掉不掉的,鼻子也在发酸,心里压抑的像有什么东西即将要冲出来一样。他只能抬头把眼泪逼了回去,吸了吸鼻,稳定下情绪,抬头看向窗外,深秋的暖阳依旧耀眼的让他闭上了眼睛,依靠身体记忆,走出了这个房间。

十二年是一个轮回,东方的十二生肖十二时辰,西方的十二星座。首尾相连,九九归一。

十二年前,15岁的李英超独自踏上开往未知的旅途,遇到了22岁的李振洋,然后是老岳和凡子,以及后来认识的很多人,李英超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

十二年后,27岁的李英超即将独自踏上远赴海外的锦绣前程,带着这么多年和这些人共创的美好回忆,继续奋斗,发挥余热,成就自己。

当然,舍得舍得,有得,自然也有必须放弃一些事,比如李英超和李振洋两人那除了亲情以外的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缠不清的不能言语的感情。

如果,此时命运突然俏皮一下,让李英超的人生发生意外:例如,穿越重生一下,那么往后的故事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李英超觉得,这种事回发生的话是相当荒谬的。但如果真的发生了,他希望自己不会再去逃避这个问题,勇敢点,走出去,无论好坏都能和李振洋能有一个明确的结果。

那问题来了,对于这个关乎命运的问题,以及和超鹅的感情,身为哥哥的李振洋是怎么想的呢?

(续)

评论(1)

热度(11)